如何面对发怒的自闭症者?

传言:“所有的自闭症者都经历过发怒:为了遏制这些发怒,改变行为和惩罚性的措施成为恰当的方法。”

 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告诉我们,有一位自闭症者在“发怒”。人们是这样描述的,这位自闭症者拍打着自己的头,他倒在地面上,自己咬自己的手或前臂,他叫喊着,哭闹着,大发雷…..在我们得出结论说这里涉及的是一种发怒之前,我们必须知道,要把这种发作与一种 自闭症的发作区分开来。

  在流行语境中,人们不会从自闭症的发作情况出发,在此类发作和自闭症之间建立关联。只有从非自闭症的参照体系出发,人们才会得出结论,这里涉及的是发怒。实际上,在自闭症者那里,存在不同程度的发怒。最基本的自闭症发怒就是当自闭症者拍打着自己的头的时候的发作。要想确认自闭症者是不是真的在发怒,有两个标志:在发作期间,他没有流眼泪;在发怒之后,他精疲力竭。在这种情况下,所涉及的是与自闭症、与其大脑的连接问题相关联的一种发作, 而不是与某种发怒相关的发作。人们称之为“发怒”的事情,不如说是某种无意义的发作,这种发作自身也会由大脑连接的问题产生,但是这种发作的程度要更加强烈。

  这些发作通常可以转述为一种为了理解某个复杂信息而做的尝试。实际上,这里关键的不是愤怒,而是某种内在的狂风暴雨或地动山摇,就像大脑的不同部分彼此间无法交流样。这些发作不取决于自闭症的意识。并且对后者来说,极具稳定性。

  为了不影响自闭症者的自尊,尤其是对类似于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那样的高功能自闭症者来说,区分自闭症发怒与真正的发怒,这一点很重要。

  对自闭症者来说,这些“无意义的发怒”极其令人疲乏不堪。然而,如果试图从物理层面上介入以便中断这种发作,这样做是没有用的,只会加剧这种发作。同样地,如果试着中止相关的举动,或是从借鉴了具有行为障碍的人的模拟器出发,试着控制这种发作,那么这样做也是徒劳的。比如,我们很难设想对一位癫痫病人这么说:“如果你今天不发作,你将会得到奖励!”同样难以设想的是对自闭症者也说这样的话。首先要做的事情是,考察自闭症的结构,把我们的期望和对神经学典型者的解释放到一边去。

  在这里只想强调一点:在自闭症者的发作期间,请你在帮助他不进行自我伤害的时候保持安静。

  无意义的发怒是种呐喊, 站在自闭症者的一 边来看,它是一种不自愿的求助,无论他的年龄多大,他都无法独自寻求帮助,因为他的交流通道受到了影响。在自闭症结构的发展过程中,我们有义务通过陪伴来帮助自闭症者找到他需要的平衡。

相关文章